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六十六章是时候扬名立万了

发布时间:2020-01-25 03:55:05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六十六章 是时候扬名立万了

燕飞预感的一点没错,自己的牛,真的是要被人强买了。

他回来得挺及时。

当他推开人群,就现,有一个壮汉正牵着自己的牛要走,而黑子则是在拼命拉扯着牛绳和对方争夺。可黑子一人明显是顾此失彼——另一边,还有人正在解其他三头牛的缰绳。

黑子也看到了有人在解自己的牛,可是此刻他还要顾着不让人牵走手上的这头牛,急的大喊大叫着。好在他知道燕飞就在附近,干脆扯着嗓子开始大喊:“飞哥,飞哥,你快来呀……”

那个和他争夺的汉子呵斥道:“这价格给你就不错了,几头牛我们一起要,你还想要多高的价格?喊谁来也没用……”

黑子根本顾不上听他说什么,只一个劲儿地喊着飞哥飞哥。

这情况,对燕飞来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上前先走到黑子身边,伸手抓着牛绳,对黑子道:“别喊了,我在这儿,松手。”

黑子顿时一脸惊喜,下意识地松开手,告状似的对燕飞道:“飞哥,他们想强买咱们的牛……”

一句话没说完,只见燕飞的胳膊一抖,那原本还被那个汉子拽着的牛绳,就全部到了燕飞手里。接着牛绳就被塞到了自己的手里,听到燕飞说道:“牵好了先。”

黑子迷迷糊糊接过牛绳,就见燕飞朝另外三头牛拴着的地方走去。

这时耳边才传来一声惨叫:“啊……”

回头看去,只见刚才还气势汹汹和自己夺牛的汉子,双手握在一起,开始哀嚎起来。

这一声嚎叫,让黑子醒过神来,朝着那汉子幸灾乐祸道:“你特么就感激大爷吧!要不是大爷我嫌原来的牛绳太糙手给换了绳子,你特么手都得再脱一层皮!”

这个倒是真的,原来这些牛买回来的时候,牛绳都是农村用的又粗糙又结实的类似草绳一样的绳子。黑子这厮偷懒,嫌来回牵牛的试试,那绳子拴在柱子上不好解开。想着反正养牛场的牛也不用干活,就给换上了光滑一点的尼龙绳。

刚才燕飞猛地一抽绳子,他那力气,这汉子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抽走了绳子。想当然的,那正使劲拽着牛绳的手上,被绳子抽掉一些皮也是难免。

所幸是光滑的尼龙绳,现在不过是点小伤,就是火辣辣得疼得厉害。如果是原来那种糙绳,那这家伙有得乐了!估计得有一段时间吃饭都得人喂了。

也正因为黑子这厮换过了绳子,当燕飞走过去另一边的时候,那三头牛都已经被人解开了两头了。

那两人牵着牛还没走两步,就被燕飞赶上,直接扯着牛绳就是一下。顿时又有两人觉得手上一空,然后觉得手上热,接着才有火辣辣地感觉传来。

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才知道,这种情况伤倒是未必多严重,也就是磨破点皮,但是那种绳子和手急摩擦,带出来的那种疼,可是真难受。

第三个人这会儿总算也解开绳子,根本不知道背后生了什么情况,就哎吆一声,被一脚从背后踢得抱住了拴牛桩。

燕飞上去拉住他慌乱间松开的牛绳,这才朝黑子走过来,问道:“他们开价多少一头?”

黑子此刻还正为他及时赶到高兴着,被他一问,立刻又气愤道:“他们说全要了,一头只给了三千二。”

燕飞沉吟了一下,低声道:“下手轻了!”

在各行各业的人类之中,靠天吃饭靠地为生的农民,一向就是弱势群体。

实际上见识过牛市上的情况的人都知道,在牛市上,大型牲畜交易中类似强买强卖的情况,向来是屡见不鲜的。

即使是过了多年以后,在一些省市交易牲畜的大型市场上,想要宣传自己市场口碑的时候,喊出来的口号中,主打的也必然公正交易,绝无强买强卖现象。

这种强买强卖的情况,前面就已经说了。固然是有些农民养牛付出了心血感情,想要把牛卖个高价。可实际上,也不乏有牛贩为了赚点钱,故意压低了价格,甚至和牛市的牛经济们勾结起来,坑这些养牛的农民。

像三岔河的那种乡镇牛市,情况相对还会好一些。那里牛贩少,一般买卖双方都是农民,买牛回家也是要继续养着的,价格上双方还是比较容易达成一致的。

而且那里牛市上的牛经济,基本上也都是土生土长的人。像黑子他哥小黑,从父亲那一代开始就做牛经济这一行当,还是要顾忌一下口碑的。

就算是这样,燕飞第一次和小黑的认识,不也是挺不愉快的吗?虽然当时那头牛他们给的实际价格并不低,但是人家卖主都不愿意卖了,他们还那样要牵牛走,不就和强买差不多了吗?

至于县城上,那情况就比较严重了。这里来卖牛的都是周围乡镇上来的,加上牛贩们也多,而牛市上的牛经济和牛贩们为了利益,当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了。

这一年来牛价一直在涨,经过燕飞养牛场育肥过的牛,至少也能卖到三千八以上了。如果对方出价三千六七,那还能算是有点强买。但是,你出个三千二的价格,那你还不如直接动手抢算了呢!

所以才有燕飞这么一句‘下手轻了’的感叹。

至于说燕飞上次带着姑娘来牛市,为什么没遇到这样的事儿?这个,那粪坑里的冤魂张老三表示,还不是因为老子死得早?从头到尾连个正面出场的机会都捞着不说,还整天被人当反面教材提来提去的。

就在燕飞和黑子嘀咕两句话的功夫,那边强买牛的人们也都反应过来了。几个人一边捂着手嘴里吸溜着,一边骂骂咧咧地围过来了。

燕飞冷眼看着这群人,黑子在他后面紧张地扯了扯他的衣服,一遍又一遍地叮嘱:“飞哥,人多得很,顾忌点名声啊!别打死人了!”

看热闹的肯定是人多了。

哪怕是一般的交易,也会有不少人过来看看热闹。也不都是闲人,大多是为了了解一些交易的价格,方便自己卖牛或是买牛的时候,心里有个谱儿。

而黑子他刚才大叫大嚷的时候,围着的人就更多了。

估计大家也都是司空见惯了牛市的这种情况,看得人虽然,小声议论的也不少,可也没谁敢出来得罪这些牛市上的有实力的团伙。

何况这个团伙现在露面的,总数就有七八个人了。两三个年龄大点的,看着像是牛市厮混的,另外几个年轻的,估计就纯粹是帮闲了。周围还有往这边赶的,至于这些看热闹的人中,还有没有他们的同伙,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刻燕飞一边看着这些人,听着黑子的叮嘱,就小声嘀咕了一句:“咱们以后还要经常来的,为了以后少点麻烦。现在也是时候,扬名立万了吧!”

他说的虽轻,黑子却是瞬间热血上涌,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伸手从他手里拿过那三条牛缰绳,低声道:“对,也该让这些黑心牛贩们,知道知道咱们养牛的,也不是好惹的了!”

虽然热血上涌,这家伙到底还是保留着理智,说完还不忘再次叮嘱:“飞哥,下手轻点啊!死人了可就不好了!也别伤太重,那个叫防卫过当……”

这家伙还懂得什么叫防卫过当,可见以前厮混的时候,也是没干什么好事儿,要不正常人谁关心这个啊!实际情况也真是如此,如果有人认识进过派出所的小混混,或者找个警察了解一下,就会知道,这些越是不正混的家伙们,越是比一般人都懂法律知识。

燕飞听着这家伙啰嗦,也是无语得很:“你啰嗦不啰嗦?”

说了一句,看着那些人也都围上来了,就上前一步,朝着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猛然吸了口气,对着这些骂骂咧咧地人朗声说道:“你们,谁是领头的?”

那帮人见他这么嚣张的问话,都是一愣,接着就爆出了更大的叫骂声。

无非是说些我们是做买卖,你这么动手打人如何如何?他们毕竟只算是捞偏财的,不算是什么纯粹的混混地痞,一时半会儿倒还没人上来动手什么的。

这时外围又传来了喊声:“让让让,让我们进去看看,生什么事儿了?”

接着人群让开,一个带着两个年轻小伙的黑瘦汉子就走了进来。

这黑瘦汉子穿得挺体面,西装皮鞋的,怎么看都和这牛市格格不入的。明明瘦不拉几的,还故意腆着肚子摆个谱儿,装得似模似样的。

进来先是看了燕飞一眼,就对着那几个捂着手的人说道:“都吵吵嚷嚷做什么呢?你过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不就是做个买卖嘛!闹什么闹呢?”

说个话和电视上领导人讲话似的。燕飞懒得看他摆谱。当然为了避免等下动手打错人了,所以他还是很‘善意’地又开口问了一句道:“你是领头的吗?”

可惜,不识好歹的人真的太多了,所以燕飞这次的‘善意’,就被人无视了。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孝昌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哪里治小孩癫痫最好
运城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苏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