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强人第六十四章人生的选择

发布时间:2020-01-25 00:51:55

强人 第六十四章 人生的选择

张念祖飞驰在路上,他要去找一个人。要想展开后一步的计划,就得先尽可能地弄清楚自己的身份,然而对于身份,有一个人说的一句话他现在也深有体会。

“我对自己的种族认同感并不强。”

他要找老蒋,毕竟这是唯一一个他能联系上的同族。

到了迪克酒吧门前,张念祖还特意向前后巷张望了一下,没有见到什么特别的动静,看来经过这么段时间,堵他的人也松懈了不少。不过就算有,他也完全不在乎了。

这时夜幕降临,酒吧里已经有不少人,张念祖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了吧台里的老蒋。

蒋志成看到张念祖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有些瞠目道:“你……”

张念祖微笑道:“我又来了。”

老蒋下意识地四周探看了一下,小声道:“这么久没听到你的消息,我以为你躲到外地去了。”

张念祖摇摇头道:“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我找到祖爷了。”

老蒋吃了一惊道:“他在哪?”

张念祖指了指自己:“就是我。”

“你疯了吧?”

“呃……没有……”张念祖忽然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他根本无法证明自己就是祖爷。

呼的一声,老蒋冷丁拔拳打向张念祖的面门。

张念祖此时与以往早不可同日而语,几乎是瞬间伸出巴掌,把老蒋的拳头牢牢包住停在了半空,两人短暂地较了下力,结果是谁也不能前进分毫。

张念祖笑道:“布包石头,我赢了。”

几个老蒋的拥趸见状向这边靠拢过来,老蒋收了手,示意他们散开,意外道:“好小子,几天没见身手长进了不少。”但他马上又说,“可这也证明不了你就是祖爷。”

张念祖探手从吧台里抓起一把铁勺子,在左手握成一排,随即用右手食指把它们挨个点断。

“这招叫点金指,你还记得上次我在酒吧门口和人打架,那人忽然断了胳膊的事儿吗?”

老蒋想了想神色渐变道:“你……你真是祖爷?”

张念祖道:“我也是刚知道。”

老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大步,把身后的酒架撞得哗啦啦直响,这是张念祖第一次见他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老蒋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张念祖无奈道:“我得了解一些情况以后才能决定我该干什么——”他觉得坦白自己的身份以后,老蒋以前那些讳莫如深的信息也许会对他解密。

老蒋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张念祖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我先跟你说说我知道了些什么吧。”他看出老蒋忽然对他有了深深的戒备和敌意,以前的老蒋可是面对几十号打手的时候都谈笑自若的,而且他还欠着老蒋的人情,他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变质。

张念祖把自己在医院门口如何受到了大块头的重创的事简单说了一下,然后把刘老六他们这些蚁人对他说的话原原本本都告诉了老蒋。

“所以这么看来——”张念祖总结道,“咱们族人一笔数目巨大的公款在我爸手里不见了,作为继承人我得追查出它的下落,然后给族人一个交代。”

“就是说你爸贪了我爸的钱?”老蒋瞪大眼珠子道。

张念祖苦笑道:“目前看是这样,可是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老蒋僵在那里,喃喃道:“这样一说……难怪……”

张念祖道:“难怪什么?”

老蒋欲言又止,张念祖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信得过我的人品吗?”

老蒋咬了咬牙,终于道:“信得过!”

“那你就告诉我,你爸在去世前都跟你说什么了?”

老蒋道:“其实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他遗言的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我去找祖爷,但我永远忘不了他弥留之际眼神里的愤愤不平和恐惧,现在想来,就是因为你爸,也就是上代强人族的祖爷贪污了族人的公款,我爸不甘心又不敢去找你爸算账,可能还有一些对我的愧疚吧,但他为了我的安全,还是没有透露更多关于祖爷的信息。”

张念祖动容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会替我爸给你们父子一个说法。”

老蒋黯然道:“想不到你们一家子有可能是我的间接杀父仇人。”

张念祖拍了他一把道:“没有定论以前别这么说,而且不管怎样,我都认你这个老大哥。”

老蒋叹气道:“总之你我之间就是恩怨纠缠啊。”

张念祖道:“幸亏你不是女的,要不咱俩还不得上演一出狗血的言情大剧?”

老蒋也笑了,气氛骤然轻松了。

张念祖道:“你爸死之前没给你留下点遗产什么的吗?”

老蒋摊手道:“你觉得我像富二代吗?用你的话说,我但凡有辙怎么会往粪坑里跳?前些年我还有个念想,想攒一笔钱把这个酒吧彻底买下来,但是后来发现没戏,这地方虽然不是黄金路段,这么大的酒吧也不是一般人说买就买的。”

张念祖意外道:“这酒吧不就是你的吗?”

老蒋道:“你分得清掌柜和老板的区别吧?我就是一个经理,这酒吧是社团的财产。”

张念祖道:“我记下了,要是咱们的事儿弄明白了,我帮你完成这个心愿。”

老蒋道:“那你可得快点,我没几年好活了。”

张念祖有些错愕,但马上明白他是说战士只有四十五岁寿命这事儿,他打岔道:“你得帮我。”

老蒋道:“我还能怎么帮你?论打架你现在不比我差。”

张念祖道:“对了,你不是说过你还认识一个咱们的族人吗?能不能让我见见他?”

老蒋道:“我只能试着帮你约约,那兄弟我也只见过一面,他似乎不太在意这事儿。”

张念祖道:“多谢。”他的心里忽然有些落寞,听刘老六话里的意思,强人族曾是一个强大到令人望而生畏的种族,如今族人之间却变得如此生疏冷漠,这也许正是因为祖爷的缺失,甚至是渎职。他问老蒋,“黑豹帮的人后来没找你的麻烦吧?”

老蒋道:“我早就说过,他们没有证据。”说着他扒开肩膀上的衣服给张念祖看他上次受伤的地方,那里肿起一块,看来骨头还在自己修复中,不过皮肉已经完好了。老蒋忽道,“说起找人,有个女的天天在我这里找你。”

“是婷……”张念祖说了两个字就戛然而止,他很快反应过来不会是雷婷婷,一则老蒋认识她,二则她现在肯定不得自由。

老蒋嘿嘿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在哪欠下了风流债?”

张念祖彻底茫然了,不是雷婷婷谁会找他?至于风流债云云更是子虚乌有。

老蒋忽然朝张念祖身后挤眉弄眼道:“来了!”

张念祖一回头,老蒋说的那个女人也恰好到了他身后,两个顿时来了个面对面——

要说这女人,皮肤是白皙的,眼角的鱼尾纹是堆累的,头发是花白的——这居然是一个五十多岁奔六十的大妈!张念祖回头怒视老蒋,却发现老蒋促狭地笑了。

那大妈手里端着杯柠檬水,果然开口问道:“小伙子,你认识张念祖吗?”

张念祖只好又回过头来道:“大妈,我就是张念祖。”

大妈闻言一愣,然后她用手比了比张念祖的身高,又判断了下对方的年纪,嘴里喃喃道:“倒是和说的差不多——”她冷丁道,“你笑一下。”

“我笑……”张念祖尴尬道,“大妈你到底要干什么?”

“笑一下!”大妈执着地说。

张念祖无奈,勉强把嘴角往上提了提,露出一个很敷衍的笑容,不过这一笑之下还是牵动了脸上的肌肉,那道像酒窝一样的刀疤也绽放开来。

大妈一见之下顿时激动道:“没错,你就是张念祖!”

“大妈,你是……”

大妈道:“我是雷婷婷的保姆,你可以叫我王阿姨。”

“婷婷她怎么样了?”张念祖火急火燎地问。

王阿姨一字一句道:“她很不好,每天念叨你,人都快抑郁了,我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从来没想到她会这样牵挂一个人。”

张念祖心里一疼道:“她现在在哪?”

“被虎爷囚禁在家里了,每天放风的时间都有人看着。”王阿姨冷丁扇了张念祖一巴掌道,“你不是说要去找她的吗?”

张念祖讷讷道:“我有些事情耽搁了……而且……”

王阿姨道:“那现在去啊!”

张念祖郁结道:“我不能去找她。”

王阿姨斜眼看着张念祖,鄙夷道:“婷婷终究是看错人了,你既然贪生怕死就别吹牛逼,她分分秒秒地念着你,人都快成神经病了,你却在这里喝酒。”

“我……”张念祖既无从解释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脸上也不知是被扇的还是情绪激动,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这时老蒋探过头道:“这位大姐,你不会不知道雷家的背景吧,就凭这小子一个人去找你家大小姐,还不得死在那?”

王阿姨霸气道:“那就和婷婷死在一起啊,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

老蒋又好笑又无奈道:“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合着这俩孩子都不是你亲生的你就豁得出去呗。”

王阿姨怒道:“我虽然就是个佣人,但一直把婷婷当我自己的女儿,看着她这么一天天憔悴下去,我替她窝囊!”她指着张念祖道,“小子你给我个痛快话,你到底去不去找婷婷,你要是怂了我这就回去让她死了这份心!”

老蒋戳戳张念祖小声道:“雷家一个保姆都这么叼,你敢去吗?”

张念祖握紧了拳头,他对老蒋说:“婷婷跟着我九死一生,在雷家至少是安全的——你要知道追杀我的人里有咱们的族人!”

老蒋不笑了,刚才他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这时才明白了张念祖的心思。

王阿姨盯着张念祖道:“喂,我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

老蒋趴在吧台上,讷讷道:“要么和心爱的姑娘死在一起,要么让她恨你一辈子,你自己选吧。”

张念祖郁闷道:“有没有建议?”

老蒋道:“没有,反正你今天不管怎么选以后都有可能后悔。”

张念祖怒道:“你这不是废话吗?”

老蒋耸肩:“人生就是如此,有时候没的选不见得比有的选幸福。”

北京丰益医院可靠吗
成都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贵阳专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济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防城港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