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闲话出版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8:41

图书出版社的群里聚集了很多全国知名出版社的编辑、作者、主编,除此之外,与出版相关的印刷、校对、论文代理的人也加了进来。群里面常常有人打广告,一天几次或者几天一次,内容大概都与出版沾边的。比如:“专业坐班团队承接稿件校对业务,欢迎有稿件外发、外包的老师或单位联系长期合作,合作加速成功,感谢群主提供的平台。”“学术专著、挂名寻代理合作,价格低,周期短,可面谈。电话是……”
群内的很多作家都很反感这些广告,一直坚持文学创作的他们加了群之后,以为出版社的群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些希望。可是,他们每天看着群内的各种广告,已经疲惫且渐渐失望了,甚至还在纳闷出版界的一些怪像。因为评职称的需要,第二三主编空缺,可以署名,难道写书的都不一定是出自主编之手吗……还有重量级的期刊论文代写,代理,硕博论文代写……这都是怎么了?有的文化公司竟公然在群里说:“帮别人写传记,需要的请联系我们团队。”
出版社的群内很少有人聊天,那些印刷公司、论文期刊、兼职校对的每天都在打广告,打完之后就不管了。作者们虽然反感这些怪像,但是这些人毕竟把持着某个地方的文化,轻易得罪不得的。
这天,有个新出的众筹平台的负责人在群里分享了他们网站最新的一个众筹书籍。众筹平台的负责人叫小陈,是个毕业没几年的女大学生。她的分享,带动了群内很多隐身的作家们的讨论。
小陈分享的书籍是一个大学生写的,分享进来的同时附上了一句话:“一位不想自费的作者,一本正在众筹的诗集,有喜欢的吗?喜欢的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和网站哦。”
一个名字叫做“出版人池的”的作者,几乎同时和小陈发出了信息:“有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编辑在线吗?”没有编辑搭理出版人池的。
“不想自费,自筹,那不还是叫别人帮你自费么?”群员汪雪静,突然说话了,开始评论小陈的众筹项目。这个五十几岁的中年女人,知名网站上收录了她的信息。在浙江漂泊了二十多年,从一个青涩的打工妹走到某省的知名女作家,她将她二十多年的打工漂泊写成了书,卖得还不错,十年前还给一位公司老板写了自传,当了枪手,获得一笔不菲的酬劳。
另外一位名字叫“铁血长河”的群员,估计是从来不看出版群的信息的作者,也顺势打了一下自己的出版意向。“大家好,我有《帝王诗词赏析》寻常规出版,有感兴趣的编辑戳我。”这样的广告,每天都能在群里看见很多。
汪雪静在群里说:“众筹不如自费,其实都是朋友给钱。而且面子上过不去,人情上欠很多。结果找来找去,最后都是你的诗友和朋友在买单。陌生人才没几个人会理。”
“所以我们在努力找感兴趣的读者呀!”小陈客气地接汪雪静的话。
“自费出书了,有时候书送不掉呀。众筹是一种介于自费和常规出版的中间方法呀!而且,表示不是我的书啊!”
“我不会选择众筹,我知道,众筹基本上都是在为难自己的好友帮衬。要么就公费,要么就自费。”
“写的不好就不出版!”群内的备注是“作家南方清扬”的人说。
“我觉得对于作家来说,有时候也不差自费这点钱吧,就是觉得自费的名声不好听,或者自己在心理上过不去。既然有众筹的出现,那就说明市场是有需求的。”小陈反驳道。
群内安静了两三分钟,汪雪静把她的观点总结了一下。“总之我不为难朋友帮我出书。众筹在我眼里,比自费更让人难堪。想出书,又不舍得花钱,还要朋友帮你花钱,是读者,总有愿意买的。你要是印出来了,始终会有人买的。所以,我不赞成众筹,也不支持众筹的作者,既然你不缺这点钱,你就自己掏钱好了,何必难为朋友呢?我是你朋友,你想出书,你没钱,我帮你一下无所谓,但是你比我有钱,你还要众筹,我才懒得理你,我这种心态的人会很多的。”
“那我问一下,如果自费出版了,那么书籍是怎么卖出去的呢?通过什么渠道?”。小陈看到汪雪静的观点,大概能猜到这个人是来泼众筹出版的冷水的。“我知道很多自费出书的作者,结果也是把书籍堆在家里呀!”
“没人堆在家里,要么基本卖了,要么送人了。很多作者想出书,又不想掏钱,所以就想出来一个众筹。我掏了钱,就送我,那你出版了,我直接买不就行了。还有,别人给你掏钱了,到最后不够出版的钱,也不愿意出的人,大有人在!”
小陈和汪雪静互不相让地讨论着,谁也说服不了谁。
“但是众筹的不都是有钱人!”一位名字叫“半面书生”的群友说。他貌似比较支持众筹出版,因为他写的两本书,投了很多家出版社,最后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汪雪静反驳,“他说的,作者不缺这点钱,既然不缺钱,我干嘛要买单!”
“我说的是有时候,不是说所有啊!”小陈立刻为自己辩解。
“我认为,有钱自己出,没钱先别出,不要为难朋友们,朋友都不欠你的。”
“众筹当然主要还是服务于有出书梦想但是没有足够资金的人……好吧,也祝您早日出书。”小陈依然客气地对汪雪静说道。
半面书生之前想众筹出版自己的书籍,但是又拿不出一定的经费出来,与自费相比,他宁愿选择众筹出版。“网上说,众筹给了读者荣誉感,不仅仅是购买了一本书,而且是帮助一本有价值的图书完成了出版发行,并且取得了应有的众筹发起方应允的回报。从出版方角度而言,众筹可在项目启动前,就先形成作者和读者、出版社与消费者的互动关系。”
“问题是,出版社都不要的书,有多少价值?真有价值的,做出版的,帮人家本版出了不就结了。”汪雪静仔细读了这段话。
“现在搞纯文学创作的基本都活不下去了,想要出版一本书,得费很大的劲,若是想常规出版,投给出版社,除非你是名家,否则编辑根本不会理睬你。有的出版社趾高气扬地拒绝,‘我们这里不是你有钱想出书就能出的!’有的出版社编辑比较客气,拒绝的口吻相当委婉,文化走向市场以来……现在的出版社都是自负盈亏,因为现在作者出书一般都是需要包销一定数量的书籍并提供相应的出版经费补贴。若是对此无法接受,请转投他社……”半面书生说道。“不是出版社不要!而是非名家必须自费出版!而有的作者真的没钱出书。”
小陈附和说下去,“那贾平凹的第一本书被出版社拒绝了70多次,难道就真的没有用吗?”
“为什么要非名家就是自费,这是维名是利,不是有价值的事情。”
“……出版社就这么回复的。”
“那是人家没出名,出版社以为人家写得不好,编辑没眼光。”汪雪静说。
“书的价值真的不好说,作者花了心血,对他就有价值,有的编辑觉得市场好,但我们未必认为有价值。比如莫言的作品,没有得诺贝尔文学奖前,没价值,现在一下子就有价值了,不好说。”
“没钱,就先不要出,等待机会出,一旦出名,啥烂书都卖得掉。”
半面书生顺着汪雪静的观点说:“所以呢,即便是编辑没眼光,但同样是拒绝了你。虽然我还是赞同自己掏钱出版。但是众筹,确实能够帮作者完成梦想。”
“是的是的!”看见有人跟自己是一个阵营的,小陈说道。
“众筹就是搭平台,你不要收钱,把它放平台就是了,否则,别人认为你是吃钱的,而不是做事的……问题是众筹,一直都是作者自己的朋友在支持,基本他人很少有人愿意帮。你们俩的意见我都综合了,不走极端。”南方清杨说。
“除非特别喜欢你作品的人,但这样的人,少之又少。”
“对,平台就不要收钱,因为这是别人朋友的友情赞助,你就做服务。”汪雪静说。
小陈反驳:“众筹平台如果完全不盈利,那么运营成本呢?”
“不收钱,不可能的。还是要收钱的,不收钱平台如何赚管理费。”
“嗯,毕竟每个人的兴趣不一样,出版了从书中提取利润,就像作者拿到版税一样。”
“平台怎么会不收钱,平台是一定要收钱的,不管你筹够没筹够,平台都要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或者手续费。所以,我才不会往平台放一分钱。”汪雪静继续说,“哪个出书了,我就支持一本,没出的,让我掏钱,我不理。”
小陈有些生气了,“都没有去了解一个平台就凭自己的理解去说一个平台如何如何!”
“不需要了解,任何筹款平台,都要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少则千分之二,多则更多。总之我不会帮人掏钱去出书,要我掏钱帮别人出,我干嘛不出自己的书呢。你出了,我买一本,支持一下,没关系的。我给你钱了,你出不出得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我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吧,一个新事物的出现,有人认可,就会有人不认可,太正常了。”
“要是你把这笔钱吃了喝了,作他用了,我支持你出什么书?”
“我并不是为众筹平台说话,我是觉得,既然有了众筹,别人愿意掏钱支持是别人的事,但是我们没必要诋毁一个不曾了解的领域。再说,不成功的众筹项目钱要退回原支持者的……”半面书生委婉地调解气氛。
“什么叫不曾了解,我在别的众筹网站,不知道捐了几百元了,基本都是捐给朋友。其他平台,我也不去,是你不了解。哪个平台不收费?免费给你做,是不可能的。你刚才说的分成,作者怎么跟你分成?你拿到钱跑了,不出了,作者分什么分?”
“我知道收费。算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所以,分成像作者的版税一样,是行不通的,有的人是没有诚信的。你借钱给他,他还不想还呢,不如说你是捐给他的。”
“我就问一个问题。有没有众筹成功的项目?有吧?”
“有是有,但一般都是炒作出来的作者,或者作者过世了,人家想帮他出一本。”
另外一位叫“执着”的群友也参与了出版话题的讨论中来,“大家好!请教,出版社愿意合作出版,就是要作者自己掏一部分钱,这样能合作吗?”
汪雪静安静片刻的辩舌似乎又动起来了,继续和支持众筹出版的几位群友讨论下去,尽管他们相互之间并不认识。“一般的作者,好端端的,他也有工作,有收入,干嘛要陌生人帮他。帮他的,基本上都是朋友,有交情,或者知道他,看过他作品的。”
半面书生问:“学生呢?”
“所谓的要作者掏一部分,他们扶持一部分,实际上全是作者掏,只不过,他们多印一点,卖了归他们,这算是扶持。”汪雪静看了执着的问题,说道。
“是这样的,谢谢你!”
“比如一万二出一本书,其实一个丛书号,出一个四印张,一万二本身也够了。然而他们却告诉你,帮你补贴了八千,其实,一分也没补,他们只是没赚头。但成本是一定要有的。”
“嗯,还是你内行。”
“所以,你不要太相信这种虚头八脑的补贴出版。要钱就要钱,实在点,一万二就一万二,一万五就一万五,不要说什么出版补贴,其实这个钱,你自己去印,够了。”
“大部分的出版社都有这样的情况,无名的作家,投稿出版社,哪个不会被坑。都是他们出版社自己说了算。”
南方青杨插了一句:“好好写,写不好就不出版。要静下心来。”
“谁会帮你补贴,还不是用你的钱出的。补贴,就是讲得好听些,让你快点在他那里出,因为别人要一万五,没有补贴,他要一万五,说是补贴,其实,两家都是一样的。”
“我有一个学生,就是这样,拿了一个大学出版社的书号,她出了一万五,跟我说是补贴。我说,把你的出版人联系方式给我,我来谈价。结果他很老实的告诉我,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也不是什么补贴。一万五出一本书,我还要赚两千呢。”汪雪静继续补充说道。
“写的不好,出版了也是文字垃圾!”南方青杨说。“我看爱阅读上面的实体书籍。都是一些青春暖文,套路都一样,文字一般,没什么内涵,关键是销量还很高。”
“对的,这个不知为什么,我也这么想过!”执着说。
“本来好多作者的作品,就是不赚钱,你找他们出版,要多少钱,他们一定找你要多少。美其名曰,有补贴!什么叫补贴?比如你掏一万五,他们印了六千册,你的钱是不够的,他们不仅给你书,还给你版税,你掏的这个钱,才叫有补贴……你把这个钱掏给我,我不给你补贴,我一样把这个书印出来,呵呵,赚不多,一千元是一定会有的。”
“唉!关键是要书可以大卖,才好说。书大卖他们就要给你版税或稿酬了。还要你掏什么钱,要他们补贴什么,他们直接帮你出,还要掏钱给你。”执着觉得汪雪静分析得很内行。“我感觉自己的书可能很烂吧,现在不愿意出。”
半面书生问执着,“一本书怎么大卖?我想问这个。现在大卖的书,有写得好的,但是写得烂的也很多。”
“畅销吧!”执着回答。
汪雪静并没有理睬他们的讨论,而是继续地说下去。“所谓的补贴,就是说得你心里舒服一点,好听一点,让你高兴一下,不是真的给你补钱。”
“嗯,知道了!”
“比如我帮你出一本书,要三万,你给一万八,我多印点,放到全国卖,也给你一点书,这还算补贴,因为你的一万八,只够一个书号费,印刷费是我贴的。”

共 581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随着交友软件的普及,各类五花八门的QQ群,微信群也应运而生。本文就是以一个出版群为载体,通过群里一些相关人员对新兴的众筹平台出书的讨论,揭开了图书出版界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出版,对于喜欢写作的文学人士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诱惑;但出版社门槛太高,无疑又让这些无名无钱的普通作者望尘莫及。众筹平台适时推出了众筹出书,可以说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但究竟效果如何,还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是希望,还是失望也许真的只有经历过了才会知道。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
1 楼 文友: 2016-12-18 04: 1:04 问好刘应,感谢您对短篇栏目的支持,祝福更多朋友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让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孩子积食吃什么药最好
幼儿口舌生疮
婴儿有眼屎
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