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结婚戒指

发布时间:2019-09-13 05:02:25
生活就像洋葱,一片一片地剥开,总有一片会让我们流泪的。
一一题记

(一)

望着床上的嫁衣,素珍从心灵深处发出无声的呐喊!浩哥!素珍明天就是别人的新娘了,你在哪儿……
“浩哥,你看那只花蝴蝶好漂亮哦!我想要那只黄边的花蝴蝶。”路旁的油菜花黄灿灿的一片,像一遍金黄色的地毯,花丛中蝴蝶在翩翩起舞。油菜花的香味儿,笔直莽撞地直扑鼻翼,深入人的脑髓。七岁的素珍,站在一片花海中伸着一双小手对十岁的小男孩子浩说。
“素珍,你别动,哥给你抓来。”
“浩哥,我要那一只最大的。”
“别吵,让哥给你抓。”子浩好不容易才抓住一只花蝴蝶,素珍得拍着小手高兴的叫起来:“哦!抓住了,抓住了。浩哥,你快点给我嘛。”
“你拿好,别让它飞了。”
“真漂亮,太好玩了。浩哥,花蝴蝶也有妈妈吗?”
十岁的子浩歪着想了一下说:“有,当然有啊。”
“那它会想妈妈吗?”
“会吧,素珍。”
“那它妈妈,也会想它吗?”
“想吧,一定想,那有妈妈不想自己的孩子呢。”子浩很认真的说:
“浩哥,那我们放了它吧”。
“好!素珍放了吧。”素珍小手一松,花蝴蝶飞走了。她拍着小手高兴地大声喊着:“飞了,飞去找它的妈妈喽!”
素珍和子浩出生在同一个村子里,他们从小在一个小山村里长大,哪是一个比较偏僻落后的小村庄。子浩比素珍大两岁,七岁那年,子浩的爹要送他去上学读书时。子浩哭着赖着就是不去。
“子浩,为什么不想去念书。”
“爹,我……我要等素珍妹妹一起去。”
于是,子浩一直到九岁那年才和素珍一起上学,子浩的爹开玩笑说:“浩子,你喜欢素珍,将来就娶她给你做媳妇吧。”
“什么是媳妇啊!爹。”
“这……就是一家人啊。就像我和你娘一样,天天在一起。”
“好啊!我要素珍。娘和我睡一头,素珍和爹睡一头。”哈哈……子浩的爹和娘笑得直不起腰来。
从此,他们一起上学,一起玩耍,子浩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的保护着她。只要有人欺侮她,子浩都会拼命地护着她。
记得有一次,下雨后路上很滑。几个小朋友在一起推推搡搡,一下子把素珍推倒在地上,素珍看着自己身上的泥水,哇一声大哭起来。子浩,一把抱起素珍说:“素珍别哭,让哥来收拾他们。”
“小刚子,谁让你把素珍推倒了。”
“不是我推的,是后面人推我的。”
“是谁?有种的就给我站出来”
可没有一个人承认,子浩和几个小朋友狠狠地打了一架。回来后,小刚的爹说:“子浩,小刚他们也没有推你,你为什要和他们打架。”
“他们推素珍了。”
“推素珍,你就要和他们打架,素珍是你家什么人啊!”
“素珍是我媳妇。”
大家都大笑起来。从此他们更是形影不离,浩哥就是素珍的靠山,也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他们青梅竹马,情投意合。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一年年长大了。在子浩上初中的那一年,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在上课的子浩被老师叫出教室,回教室时子浩满脸泪水,急匆匆地收拾好书本走了。
中午放中学时,素珍一口气跑到子浩的家里,却见子浩和他妈妈都在流泪。
“婶了,出什么事了。”
……
“浩哥,出什么事情了嘛?”
“素珍,素珍啊!你这个死丫头放学不回家跑这里来干什么啊。”素珍的爹找来了。
“爹,子浩家出什么事了。”
“子浩家是富农,你以后少和他来往吧。”
“爹!”
“走,我们回家去。”
“爹,平时大伯大婶对我们那么好,你怎么能翻脸就不认人呢。”“啪”在村里当治保主任的爹给素珍一个耳光。
“走,跟我回家。”
“爹……”
素珍被她爹硬是拖回去了。

(二)

第二天一大早,子浩的爹就戴着高帽子在小街上游街。面前还挂着一个很大的木牌子,上面写着“打倒富农分子尚玉祥,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子浩的爹低着头,一步一步走在大街上。子浩和他她娘躲在一个角落里望着,批斗会一场接着一场。素珍总是放心不下她的浩哥,她总是悄悄地跑到子浩面前,偷偷地给他送上一只鸡蛋,两只馒头……
自从子浩家出事,素珍的心就跟着子浩走了。如果晚上她回去见不到子浩,就像游魂似的在村里走着,她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她怕,她怕她的浩哥出事。就在她最怕的时候,子浩家还是出事了,子浩的爹在一次批斗会后,心脏病复发,在送往医院抢救的路上再也没有醒来。
从此,子浩很少讲话。就像一个哑吧,这时候有一些同学就开始欺负他,都是素珍为他打报不平。
“浩哥,你不能这样下去。你会毁了自己的,你知道吗?”
“素珍,我能说什么呢?大家都瞧不起我。”
“没有!浩哥,你还有我,还有我啊!”
“素珍……”
转眼之间他们都初中毕业了。子浩的母亲自从他爹去世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家庭生活非常困难,子浩被迫停学了。素珍的父母认为闺女能读几年书认识几个字就不错了,长大后反正是人家人,不想再让她读书,所以素珍也回家参加了劳动。
都说女大十八变,素珍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子浩变成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他们相互爱着对方,虽然他们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亲近,可是他们的心却更近了……

那是一个初夏的夜晚,月色异常皎洁,天地像一只巨大的摇篮,花香四溢,恬静安宁,天上的星星,像点缀在摇篮之上的金黄色的水晶纽扣。而那个安静又茂密的树林成了摇篮边拖曳的绿色花边。子浩和素珍相依在这寂静的摇篮中,他们仿佛一下子闻到了爱的芳香,彼此闻到了对方身体上所散发的那种气息,那是青春的,欲望的,肉体的,野性的气息。
这种特殊的气息,让素珍所有女性细腻的感情,在那种气氛里蠢动起来。子浩贴近素珍,抓住她的手,柔声对她说:“素珍,我从小就喜欢你,现在更喜欢你,想你爱你。”
“浩哥……”
“素珍,你真的爱我是吗?”
素珍的心一下子被击中了,她的意志就像一道道麦浪渐次倒在那闪光的镰刀之下。她何尝不爱她的浩哥,她爱他想他,连做梦都想和他在一起。
素珍的心醉了,她紧紧地抱着子浩喃喃地说:“浩哥,你抱紧我,抱紧我……”她抬起头,微微地闭上双眼等待着子浩的吻,那是他们的初吻,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慢慢地抚摸着对方。
月亮羞红了脸,偷偷的躲进云层里,默默的欣赏着他们的初吻。
素珍的身体在发抖,“浩哥,抱紧我。”
子浩轻柔的吻遍素珍每一寸肌肤,素珍感到自已的身体快要融化了,喃喃地对子浩说:“浩哥,现在我是一个最幸福的女人,你可要记得爱我一辈子。”
子浩激动的抓起素珍的手,大声说:“素珍,我对天起誓,如果……”
素珍一把捂住子浩的嘴,“别说了,我相信你,浩哥!”
“素珍,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家里,我想大伯他们是不会同意的。”
“浩哥,你放心。我会说服他们的,这是我自己的婚姻。”
“素珍,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浩哥,我爱你……”
子浩紧紧的抱着素珍,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一滴一滴地掉在素珍的身上。
“子浩哥,你哭了。”
“没有。素珍,我真的好怕永远失去你。”
“浩哥,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鬼,我现在就给你。”素珍一边解着扣子,一边对子浩说:
“素珍,你别这样……”子浩刚抬头,顿时惊呆了。
素珍已经解开了衣扣,两只雪白的小“馒头”,“扑噜”一声露在子浩的眼前,是那么的白洁,在那一片雪白的尖尖上,弹跳出两颗晶莹剔透的红樱桃!
子浩一阵慌乱,一颗心“咚咚”的就要飞出胸膛。他本能的一把捧住那“白亮亮”的……那柔软润滑地感觉像热油一样,一下子溅到他的心,使他忍不住颤粟起来。
“浩哥,你怎么了。”
“我,没……没什么。”
素珍定定的望着子浩说:“浩哥,你要是想要我,我就给你吧。”
“素珍……”
“浩哥,我……有点怕。”
“素珍,别怕,哥替你把衣服穿好。”
“我只是有点害怕,浩哥。”
“素珍,哥疼你,爱你。在没到结婚的那天,哥决不能碰你。”子浩一边说,一边帮素珍扣着扣子。
“素珍,起来,我们回家吧!”
“浩哥,你抱我起来。”
“好,哥抱你起来。”
“哥,你真好!”
子浩牵着素珍的手,一边走一边望着素珍微笑的脸,突然他感到素珍太美了。子浩伸手从地上拔了一根狗尾草,认认真真的编起来。
“浩哥,你在编什么?”
“编戒指。”
素珍的脸上充满了幸福的微笑,子浩温柔的看着素珍。轻轻的拉起素珍的手,内疚的对素珍说:“素珍,来、我给你戴上,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有钱的,等我有钱了,我一定会给你买一只纯金的戒指,重新给你带上。”
素珍幸福的笑了,她感到满足,她紧紧的依偎在子浩胸前,从心底慢慢升起一道美丽的彩虹。

(三)

刚进家门,素珍就听到娘对爹说:“老头子!家里还有二十几只鸡蛋,你明天带上它去求求五媒婆,请她再到大丫家和她爹娘说说,看看如果能将就,就让孩子早点结婚吧,你看我们的儿子都三十二岁了,要是再黄了,恐怕这一辈子也找不到媳妇了,那你就等着断子绝孙去吧!”
“放你娘的屁!你以为我不想让儿子早点结婚呀?我做梦都想抱孙子,你知道吗?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谁让我们穷啊,连彩礼钱都拿不出来。”
“你再去求求五媒婆吧,为了儿子啊!”
第二天一早,素珍爹带上二十几个鸡蛋来到五媒婆家,五媒婆看到素珍爹手上拿着鸡蛋便高兴的说:“哎哟,他大伯,为你儿子的婚事,我可没少操心呢,我是说破了嘴也跑断了腿,人家的礼金钱却一个也不愿少。”
“他五婶子,我来是想求你再去和大丫的爹娘商量商量,我们家一下子实在是拿不出两千块钱彩礼,看看能不能再少一点。”
“行,鸡蛋我可收下了,俗话说跑十八腿吃十八嘴嘛,成不成我可不敢打保票。”
“那是,那是,等我儿子结婚时,我一定请五婶坐上席。”
“上席我是肯定要坐,可不知道能不能说成呀。”
“他婶子,求你费心了。”
几天以后,五媒婆来了。从她的脸上素珍的爹娘已经明白儿子的婚事要泡汤了。
“唉!他大伯啊,不是我不出力,我不管怎么磨破嘴破皮,人家就是不答应啊。大丫的爹说,两千块钱彩礼少一分也不行。并且说要在下个月十六这天要把礼钱送过去,不然大丫就要另嫁他人了。”
“放他娘的屁!他是卖闺女啊!”可是说是说,气归气,全家人为了这两千块钱愁啊,素珍的爹借遍了全村也没借到二百块钱。
最后大丫的爹说:“不用钱也行,那就是他的女儿要和我的儿子一天结亲,我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女儿嫁给我家的儿子。”
素珍的爹娘一想,这不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么,谁不知道他家的儿子有大脑炎后遗症,是一个白痴,说什么也不能让素珍嫁给他家的傻儿子啊。
素珍的爹说:“她娘呀,要不然你去问问素珍,只要素珍同意,只好就这样了。”
“那不是害素珍一辈子吗?”
“爹,娘,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让妹妹嫁给那个白痴!”
“哥……!”素珍激动的抱着着哥哥哭了。
多好的父母,多好的哥哥。
晚上,素珍来到子浩家里,把哥哥的事情告诉子浩。子浩默默地把素珍搂在怀里,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流。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子浩明白,这也许就是他的镜子,他如果拿不出钱来,是不可能娶回素珍的。
子浩哽咽着对素珍说:“素珍,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好。说到底还不是一句话,就是因为我们太穷了。大伯和大婶真的不错,你要好好孝敬他们,要理解他们。”
“浩哥,我哥哥也好可怜,躺在家里不吃也不喝。”
“素珍,好好劝劝哥,我准备出去挣钱了,明天早上就走……”
“不!浩哥。你要去那里,我不让你走。”素珍紧紧的抱着子浩。
“素珍,别哭。哥只是想出去找点事情做做。我不能在家里守穷了,出去找事做,早日把钱挣回来,让你哥娶媳妇。有了钱我才能好好娶你,懂吗?”
“那你准备去哪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不会走远,很快就能回来,你在家里好好等着我,好吗?”
“嗯,浩哥……”
子浩已经泪流满面,他紧紧地抱着素珍,恨不能把她揉碎,装在自已的心中带上。
子浩走了,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带着对素珍的眷恋离开了家乡。

(四)

大丫要嫁人了,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三岁的男人。结婚前两天,大丫跑来对素珍的哥说:“素峰,我要走了。”
“你要去那儿?大丫。”
“爹把我嫁给云梯村的一个老男人,十六那天过门。”大丫泪流如注。
素峰一把紧紧的抱着大丫说:“大丫,你愿意吗?”
“素峰,你快带我走吧,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么?”
“大丫……”
“我们现在就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共 17 9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贫穷是苦难的孪生姊妹,子浩和素珍的爱情就是贫穷的牺牲品。作者用朴素的笔调,沉稳的叙述,真挚的情感,为读者讲述了那个特定环境下特定人物的诚挚不渝的爱情故事,感人至深,催人泪下。一枚戒指贯穿全篇,结尾处那枚草编戒指的出现,不仅使小说逻辑关系十分密切,而且给人美好的暗示。也许是作者出于善良之心,小说给读者一个令人欣慰的结局。是啊,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这样真挚的爱情虽然发生在苦难深重的人儿身上,但是他们更应该有这个权利。感谢作者!【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70129】
1 楼 文友: 2009-07-01 15:40: 5 这是他们等待已久的熔化,为了追逐光明的翅膀,任凭身体是血与泪在不断流逝,面对末路与死亡发出悲壮与快慰的欢叫,在淋漓的欢叫声中求得涅槃与轮回。-经典结尾。
2 楼 文友: 2009-07-02 00:45:25 生活就像洋葱,一片一片地剥开,总有一片会让我们流泪的。

这样的话太正确了,这样的故事也太感人了!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楼 文友: 2009-07-02 05:45:19 感谢耕天耘地主编的编辑,问好!
4 楼 文友: 2009-07-02 05:46:00 谢谢故事中人 的驻足点评,问好!
5 楼 文友: 2009-07-0 12:28:28 姐,这个小说我想提些意见——感觉男主角子浩在现实社会中真有这样的人么?他那么好,那么纯,倒不说了,就是对素珍的爱,我不相信他会对心爱的女人那么坚贞?人都是两面性的,感觉这个人物太唯美了呀! 一只空灵的燕儿!
6 楼 文友: 2009-12-25 05:20:2 欢迎你到《边缘作家》论坛投稿!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儿童流鼻血
一岁半宝宝流鼻血
灯盏花素片是治什么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