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破产案件审理的温州样本

发布时间:2019-08-15 11:21:50

核心提示:为了破解司法破产程序繁琐的困局,利用温州金融改革“先行先试”的独特优势,温州法院开始了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的探索之路。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阴霾,使温州企业经营困难、举步维艰。从2011年起,温州一些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濒临破产,企业家跑路、跳楼事件络绎不绝。耗时耗力的司法破解程序让大量企业望而却步。

2012年 月28日,国务院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正式拉开了温州金融改革的大幕,而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作为温州金改的重点突破性课题,也被纳入了温州金改的大局。大量的破产案件开始涌入法院。

为了破解司法破产程序繁琐的困局,利用温州金融改革 先行先试 的独特优势,温州法院开始了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的探索之路。

从缩短破产案件审理周期到执行与破产相结合,温州法院趟出的这条加快破产案件审理进度的新路,取得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双赢。

本期聚焦关键词:温州经验

当温州 眼镜大王 胡福林由于负债过高、资金链断裂怀揣2000多美元 失踪 时,没有人能肯定他还会不会回来。

而眼前的胡福林心情愉悦,正为温州信泰皮革鞋料市场开业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他要将信泰皮革鞋料市场打造成未来的 中国合成革国际交易中心 。

胡福林的信心来自于温州市法院试行的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从2012年10月12日,信泰集团5家关联企业以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重整,到合并重整成功,用时仅8个月。

与其跑路,不如申请破产保护。 现在的胡福林,只要遇到身陷经营困局有跑路念头的同行,都会这样劝告。

首吃螃蟹 简化破产程序

当温州某企业破产案画上句号的时候,鞠海亭庭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从2000年立案,到201 年9月,审理周期长达14年之久。这在温州中院破产案件审理的历史上也不多见。但是,从以往全国法院审结的破产案件来看,破产案件的平均审理周期都要两三年,长达十几年并不罕见。

破产程序每延长一天,待清偿财产的有形损耗、无形损耗和流失的风险就增加一分。 鞠海亭和他温州法院的同事们已经调研破产案件审理周期偏长问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201 年 月,温州中院成立了以徐建新院长为组长的调研小组,在总结鹿城、瓯海等法院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经验和赴北京二中院、朝阳区法院等先进法院考察学习的基础上,出台了《关于试行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的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

《会议纪要》统一了温州各市、县、区人民法院的实践做法,为温州法院简化破产程序设定了制度性质的标准。

《会议纪要》规定,试行简化审理程序的破产案件,一般应在裁定受理后六个月内审结;无任何财产且可以向债务人或其负责人、控制股东直接送达相关文书的破产案件,一般应在裁定受理后三个月内审结。《会议纪要》还要求温州法院最大限度简化破产案件审理方式,灵活规定破产管理人的指定机制,实现破产程序与个人责任的对接。另外,《会议纪要》对破产案件所涉法院受理费及管理人报酬问题作出专门规定。

在《会议纪要》的指引下,温州法院对符合条件的破产案件进行程序简化,大大加快了简单破产案件的审理进度。瓯海法院 9天就审结了温州市雅尔达鞋业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鹿城法院8个月就办结了25件破产案件,其中适用简化程序审理2 件,适用率达92%,平均审理天数为65天。

温州法院关于试行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的探索,大大加快了简单破产案件的审理进度,提高了破产案件的办案效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成效,得到了舆论的高度关注。

执破结合揭开公司的 面纱

简化破产程序的试行,实现破产企业的司法重组,却可能致债权人与企业员工的利益难以得到有效的保障。温州法院发现,一些企业家宁肯跳楼、跑路也不愿意走破产之路。

温州法院调研发现,在民营企业较为发达的温州,据工商部门统计,2007年至2012年间,温州全市共注销企业22481家、被吊销营业执照的企业2521 家。与此相对应,近六年来,温州全市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的数量仅为51件。注销和被吊销营业执照的企业数量与法院受理的企业破产案件数量之间的巨大反差反映出大量企业均没有通过司法破产程序退出市场。2011年1至9月,仅在浙江省就发生了228起企业主 跑路 事件,其中不乏员工数千人的大企业。

这些现象,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对于合法经营的企业来说,也是一种不公正的竞争。那些不合法经营、大捞一笔就直接 跑路 的行为,对社会诚信等道德规范的损害是非常惊人的。 温州市鹿城区法院民二庭庭长李琴仙说。

在李琴仙看来,这种现象还直接导致法院有大量的针对同一债务人企业的借贷纠纷案审结后无法执行。为了减轻执行压力,不得不中止执行,永远挂在那里。判决书成了 法律白条 ,法律公信力也受到严重损害。

为了彻底扭转这种局面,鹿城区人民法院开始探索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相结合的新举措。只要执行局在执行过程中发现债务人企业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或者资不抵债,就将线索提供到民二庭。由民二庭动员债权人申请债务人企业破产。

由于申请破产,必须事先对申请破产企业的财产进行审计。债权人往往希望从中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因此积极性高涨。

鹿城区人民法院的这一做法直接揭开了公司的 面纱 ,让一些生产经营不规范的企业噤若寒蝉,同时也促进了和解。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相结合改革举措试行几个月,就有四起执行案件转入破产案件,由公司的股东主动出资偿还了债权人的借款,最终双方和解。

在鹿城区人民法院审结的温州鹿城新亚鞋业有限公司和解一案中,新亚公司除了欠众多债权人货款以外,还分别欠广发银行和浦发银行贷款未还。其中,该公司向浦发银行贷款时用股东的个人房产作抵押,向广发银行贷款时用厂房作抵押。两家银行以及多个供货商向鹿城区法院申请执行后,执行局经评估发现,抵押物拍卖款不足以偿还债务,于是引导债权人申请该公司破产。民二庭裁定受理后,与债权人、债务人进行多次沟通,发现双方均有和解意愿,但是债务人的主要资金来源还是变卖抵押财产。为了顺利促成和解,民二庭与执行局多次协商,最终决定股东的房产由执行局拍卖用于偿还浦发银行的部分债务,公司的房产在管理人监督下由债务人自己变卖,所得款项在优先清偿广发银行的债务后分配给其他债权人。通过执破相结合,股东的个人房产得以迅速拍卖,公司的房产则在债务人股东的努力下以高于评估价数百万的价格成功变卖,从而促成和解程序得以顺利结案。

运用破产程序解决债务纠纷, 多案变一案 ,鹿城区人民法院的创新得到了温州市人民法院的肯定。

很快,温州市中院出台《关于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衔接的会议纪要》,建立执行部门和破产审判部门的会商审查机制,对符合破产清算条件且挽救无望的企业,及时终结执行程序,引导进入破产程序;对符合破产清算条件但有发展前景且仍然处于经营状态的企业,则及时启动风险预警机制、破产重整或和解程序。

温州经验 的荣耀与困惑

温州法院简化破产案件审判程序,加快破产案件审理进度的创举,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就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截至201 年9月底,温州全市法院共受理417件破产案件(包括预字号案件),其中破字号案件190件,是2007年至2012年六年内受理的51件破产案件数的 .7倍,约占全省法院同期受理数的2/ ;审结 09件破产案件,其中破字号案件109件,约占全省同期审结案件数的9/10;化解银行不良资产 6.96亿元,盘活厂房土地面积达586.88亩。一些在全国范围内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破产案件因为及时得到了妥善处理,有效避免了社会不安定因素的发生。

温州法院创新破产审判模式的做法也得到了浙江省、上级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领导的认可。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专门以简报的形式对温州法院试行简化破产程序的做法予以刊发,以供各法院学习借鉴。温州法院的相关工作经验在全国法院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交流学习后,得到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省委常委陈德荣、省高院院长齐奇等领导的一致批示和肯定。

温州法院在破产案件审理方面的探索并没有因此而止步不前。温州法院有新的目标,那就是破产审判 全国看浙江、浙江看温州 。

然而,在简化破产程序的探索中,温州法院也不得不承认,破产审判工作是一个事关全社会的系统工程,仅靠法院内部压缩办案期限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破产案件审理周期长的问题,而是需要全社会各部门的合力支持。

在具体实施环节,特别是在涉及各个部分之间协作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鞠海亭说, 如破产企业税务减免及核销、工商注销登记、银行对于不良资产的核销和破产、重整企业的信用等级评定等方面均存在法院相关破产裁定尚不能完全适用的问题。

事实上,对于审理破产案件的法院来说,最大的难题是法律制度的缺失。

鞠海亭说,管理人制度作为我国2006年《企业破产法》重大制度创设,其对于法院破产审判工作的顺利开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管理人的职权并未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认同,管理人在前往房管、车管、土地等部门查询相关企业信息时,或要求公安、海关等部门协助解除财产查封、冻结和扣押措施时,这些政府部门往往不予配合,导致管理人职权行使不畅,从而影响了破产案件审理的公正与效率。

此外,在试行简化程序审理的破产案件中,有相当数量的案件属于无产可破,被申请人既无财产也无账册,有的被申请人甚至已经停止经营数年,相关的人员也下落不明,导致相关文书不能直接送达,故只能采用公告送达的方式。而在现行民事法律制度的框架内,公告送达应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自公告之日起60日内视为送达,这在无形中拖慢了破产案件的审理进度。

还有审判组织不统一的问题。与试行简化程序的破产案件的简单性相对应的,应当是由基层人民法院及其派出法庭管辖,并采用独任制审理,但由于我国现行《企业破产法》对企业破产案件属地管辖的规定,以及《民事诉讼法》对中级人民法院必须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案件的规定,导致在试行简化破产程序的过程中,对于同一类型案件由不同级别的人民法院管辖,采用不同的审判程序进行审理。

这些难题都使得温州法院认识到,在现行破产法律制度的框架内试行简化程序,并不能完全解决我国在破产立法层面上的简易破产程序的制度缺失。

只有修改《破产法》,在立法层面上设立简易破产程序,才能彻底解决审判组织不统一、送达程序简化等问题,真正做到繁简分流,以实现司法资源的合理配置,提高办案效率,充分发挥破产法保障经济秩序良好运行的功能和作用。 鞠海亭感慨地说。

慢性腹泻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风湿性关节炎膝盖关节酸痛
脚踝骨折后多长时间消肿
肠胀气怎么引起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