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优质二手信托不愁嫁

发布时间:2019-08-16 18:56:56

柏可林 摄 股市走牛,周围的朋友纷纷投身股市赚钱,让股民李志国化名心痒难耐。

“我手中原有100万元左右资金配置股市,但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股市收益超预期,就想再多投入点资金进股市,特别是打新股的时候,就更缺资金了。”李志国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感叹。

在心痒难耐之际,李志国动起了变现产品的脑筋:“我有一款年化收益率为9%的两年期信托产品,是基建投资类产品,标的还是不错的,到2014年第四季度已持有一年,还有一年到期。”

李志国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联系了当初购买信托产品时与自己对接的信托公司财富管理中心客户经理,没有想到很快得到答复。

这位客户经理根据产品到期时间、产品收益情况等,给了李志国一个报价区间。“报价还是比较合理的。”李志国表示。

在一个月等待之后,该客户经理告诉李志国,有愿意接受转让的客户,让他去信托公司协商。

“对方也是这家信托公司的客户,最终由于我的信托产品资质较好,剩余期为1年不到一点,我们协商的价格以7.5%收益售出,再付给信托公司一点手续费,客户经理对这笔手续费给了一定优惠,大概为交易总金额的千分之七。”最终李志国在2014年底套现成功。他兴奋地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这笔套现资金已经在股市获得了30%左右的收益。

像李志国一样,有信托转让需求的投资者正在增加。

“这在业内称为二手信托业务,即信托受益权转让。”一位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理财经理说,“我们确实也感受到这种需求的上升,去年春节前后,就有两位客户找到我,想要转让手中的信托份额,一位投资者转让需求达到1000万元以上,他本身是企业主,年底资金周转有点问题,需要产品套现救急。另一位投资者想要套现买房。”

而他告诉记者,优质的二手信托不愁销路。记者也看到部分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理财经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收购二手集合信托的讯息。

信托公司:内部消化

目前信托产品转让主要渠道是通过产品发行所属的信托公司内部实现

据记者了解,已有半数信托公司提供了转让服务。

新华信托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两年,随着集合信托规模的增长,信托的转让需求有逐步增长的趋势。目前新华信托转让服务仅限于自身客户和自身发行的产品,受让客户需满足合格投资者等相关要求。转让定价主要基于转受让双方协议定价,新华信托提供转让登记等相关服务。新华信托目前平均每月约有5至10位客户提交转让备案。”

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信托转让是一块诱人大蛋糕。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第四季度末,我国信托资产规模约达13.98万亿元。若按其中10%信托资产存在转让需求计算,规模就可以达到上万亿元。

新华信托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该类业务发展,最大的困难还是信息的传递问题,例如某些客户有相关的转让需要,如何为其在短时间内找到满足其需求的受让方。”

业内人士预测,信托公司未来此类业务的发展方向是建立自己标准化定价体系,据产品、市场、同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水平及投资者持有时间、剩余期限情况进行定价,信托公司也可以尝试充当二手信托做市商,如发布定价信息后信托产品无人问津,那么信托公司可以先用自有资金购入产品再向新客户售出,赚取差价,增加流动性。

理财公司:质押融资

2014年有多家平台涉足信托流转业务领域,不过与信托公司服务的角度并不一样

2014年9月,中天嘉华集团及旗下优财富平台与国内金控集团光大控股达成战略合作,打造一个跨平台、全国统一的信托受益权市场流转平台。

双方合作推出的“信易贷”(信托受益权类质押融资)通过“个人信托受益权买入返售”方案,在一份合同中同时约定信托受益权转让和回购价格及时间,平台充当这种类质押融资的做市商,帮助信托持有人实现信托受益权的阶段性流动。

截至2015年2月底,短短6个月该平台成交金额突破60亿元。

2014年12月,在线理财公司钱景财富旗下P2P平台家财猫上线,也推出信托受益权类质押融资业务,家财猫董事长赵荣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家财猫平台则是给购买信托的人提供流动性,就是变相的抵押登记,实际仍是P2P。与P2P网贷平台融资成本相比,信托受益权类质押融资业务的成本低了很多。”

据赵荣春介绍,一般P2P平台融资成本在15%至24%,而信托受益权类质押融资业务只要贷款期间的信托产品收益冲抵贷款利息,再支付平台手续费2%就可。简单举例来说,如果某借款人持有一款100万元的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10%,期限为两年,若持有满1年后转让,那么审核后,贷款利息即为第二年10万元的收益冲抵,给平台手续费为2万元,可以借款的上线为100万元。

“目前,我们只是在内部小范围推广该业务,不到两个月时间,借款人提出质押申请规模已经累计超过2000多万元。”赵荣春透露。

对台来说,风控是必不可少的。

赵荣春指出,风控的本质集中在信托产品的兑付能力。对信托产品质量的管控,我们有一个评估体系,从信托公司、项目标的、项目性质等多个方面来为产品打分,如地产类信托目前风险较高则得分就会较低,产品所属信托公司品牌较好就评分较高,综合打分低于6分的产品我们不提供融资服务。此外,期限过短,少于3个月的信托产品我们也提供融资服务。如果产品质量较好,基本可以获得评估价值1∶1的贷款额度,不过期限不会超过一年。

此外,平台要求信托产品出让者委托平台持有该信托产品,并通过收益权变更的形式,依托于其他主体,如钱景的有限合伙人公司主体来进行收益权转让。平台还会严格控制借款人现金流,调查清楚还款来源,同时和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合作,这些合作机构承诺回购,一旦出现还款人不能及时还款,需要改期时,这些机构会拿自己的资金先行垫付,再去找借款人追偿。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提醒:“P2P交易平台介入信托转让业务是创新,但风险不容忽视。”在此之前,有很多财富管理公司以公司为主体来购买信托产品,然后拆分。帅国让指出,这样做并不符合信托法,需警惕。

全国平台:上下求索

目前国内信托流转平台还有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和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等第三方交易平台。不过,交易规模有限

总体来看,信托转让业务还未能形成规模,交易也不够活跃。

帅国让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制约转让业务发展的主要因素首当其冲的是信托产品的设计结构、交易结构和标的差异大,涉及的领域较多,没有统一的标准。”

新华信托相关人士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行业内暂时缺乏相关的定价标准,也是此类业务发展的制约瓶颈之一。”

统一标准的前提是建立信托产品登记制度。

其实,信托登记工作几年前已经在有序开展,不过基本都是区域性机构间的非强制性要求。国内已有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登记中心等地方性平台,相继开展信托受益权集中登记、信托合同登记、信托受益权转让等业务。但受制信托登记制度缺失、区域性交易平台无法跨区交易等政策因素影响,相关业务发展缓慢。

而全国信托登记中心的讨论也已经进行了多年,值得高兴的是,2014年10月已经批准全国信托登记中心落户上海,业务主要围绕信托受益权集中登记、信托合同登记、信托受益权转让及质押融资等展开。2014年9月,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政府和上海自贸区委员会联合下发了《信托登记试行办法》(以下简称《试行办法》)。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认为:“建设全国性信托登记平台是大势所趋,《试行办法》如果可以全面实施,会使信托产品的信息披露更全面,无论对投资者还是融资方,信息将更加对称,同时也能增强信托产品的流动性,对于盘活信托资产,以及整个行业的发展都将起到利好作用。”

在帅国让看来,信托转让业务尚无相应的监管,二手信托定价的依据是什么,出现风险谁来承担等问题有待解决。

目前受益权转让影响的主要是受让人。若信托项目有风险,除非原受益人有担保,信托财产上的风险由新受益人承担。

而在建立统一的平台后,信托产品登记将有标准化的模式,监管者可直接查看信托产品信息,完善监管。

不过,对于全国性平台,业内人士并不“完全乐观”。帅国让指出:“登记平台的转让更多的还是针对集合类信托产品,而单一类信托产品在市场上披露的信息依旧很有限。”也有信托业内人士表示,当前我国财产登记制度尚不健全,更谈不上财产中的一类产品登记细则。

吉林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输尿管结石不能吃什么
开眼角手术后会留下疤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