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村医不堪打骂杀死吸毒儿子上百村民联名求情

发布时间:2019-08-14 18:57:36

成都商报记者罗敏 摄影报道

核心提示

截至昨日下午, 已有400多名村民在《请愿书》上签字。据钟全容的侄女钟女士介绍,这些按着红手印的《请愿书》将分别送到宜宾县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作为受害人钟林材的亲属,钟容秋也向宜宾县公安局递交了谅解书,就父母钟全容、王明连致弟弟钟林材死亡一事作出谅解。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宜宾县喜捷镇宜屏村72岁的老村医钟全容无法忍受吸毒儿子的打骂和骚扰,和老伴一起将25岁的儿子钟林材杀死。

昨日,边界相连的宜宾县喜捷镇宜屏村和屏山县鸭池乡街村数百群众联名致书宜宾县司法机关,请求从轻处罚钟全容夫妇。

当地派出所也向记者证实,受害人钟林材吸毒数年,常向家里讨要毒资,父母如稍有不从,钟林材轻则砸东西,重则放火烧房或提刀砍人,公安机关曾多次出警处置。

警方人士:

老夫妇不堪骚扰,早有杀子想法

宜屏村与屏山县鸭池乡街村相连,鸭池街村居民3000余人,绝大部分成年人都认识村医钟全容。昨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赶到宜宾县喜捷镇宜屏村卫生室时,老村医钟全容家大门紧锁。据钟全容的侄女婿杨通海介绍,钟全容共有一女一子,儿子钟林材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混迹社会,今年才25岁,但吸毒已有10余年。钟林材平时很少在家,只要一回来就向父母要钱,用于吸毒。3月13日,钟林材回家索要毒资,父母不给并报了警。后警方将钟林材带至派出所,钟林材承诺只要父母拿3000元给他,就外出打工不再向父母索财。在民警的见证下,钟全容、王明连夫妇拿了3000元“路费”给钟林材。3月16日下午,钟林材又回了家,要家里拿钱给他。“钟林材只向家里要钱,并不招惹他人。而父母出于面子考虑,平时也极少提及儿子的事。”杨通海回忆说,3月17日凌晨2点多,他接到连襟的电话,说钟全容家出了大事,老两口把钟林材打死了。

据办案民警介绍,钟林材拿到3000元“路费”后并未外出打工,而是用于吸毒,很快花光了,又返回家里索要。“凌晨2点多,受害人逼父母拿钱,母亲王明连说明天再给。受害人就站起来往外走,钟全容和王明连以为儿子又要拿凶器殴打自己,便先下手了。”办案民警说,钟全容将儿子抱住,王明连取出木棒重击儿子头部,当场将钟林材打死在地。“老两口称实在受不了儿子的骚扰,早有除掉儿子的想法。”警方相关人士表示,根据钟全容夫妇交代,两人事前做了些准备。

村民求情

他们5岁的孙子需要照顾

昨日上午,鸭池街村和宜屏村的十多个村民,聚在杨通海的商店内,在一份题为《关于钟全容、王明连过失致其儿子死亡,请求从宽处理的请愿书》上签名。该《请愿书》称,钟林材长期向父母要钱吸毒。第一次向家里要钱被拒,就打烂了药柜;第二次打烂厨房,第三次烧了家里的房子,第四次就砍伤父母。村民们认为,钟全容夫妇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将儿子打死的。同时,钟林材有个五岁的儿子,母亲已经失踪多年,一直由钟全容夫妇抚养。“现在爷爷奶奶被抓,孩子就成了孤儿,这样的娃娃要是没有监护人好好教育培养,说不定会走上他父亲的歧路。”

截至昨日下午, 已有400多名村民在《请愿书》上签字。据钟全容的侄女钟女士介绍,这些按着红手印的《请愿书》将分别送到宜宾县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作为受害人钟林材的亲属,姐姐钟容秋也向宜宾县公安局递交了谅解书,就父母钟全容、王明连致弟弟钟林材死亡一事作出谅解。

目前,犯罪嫌疑人钟全容、王明连已被宜宾县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家属回忆这些年

“他想要什么,父母都想方设法满足,从来不问对不对”

“父亲一直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想要个儿子。”死者的姐姐钟容秋告诉记者,因为中年得子,所以父母对弟弟特别溺爱,弟弟想要什么,他们就想方设法满足他,从来不问对不对。赚的钱都花在弟弟钟林材身上,让他养成了坏习惯,并最终染上毒瘾,成了家里的噩梦。

据钟全容的女儿钟容秋介绍,其父亲钟全容生于1943年,今年已经72岁,母亲王明连64岁。钟林材出生时,钟全容已经47岁了。“父亲一直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想要个儿子。”钟容秋告诉记者,因为中年得子,所以父母对弟弟特别溺爱,“他想要什么,父母都想方设法满足,从来不问对不对。”

钟容秋说,由于她比弟弟大了十多岁,当钟林材出生时,钟容秋已经外出读书。“因为父母太爱弟弟,我从他出生就很少回家,见不惯父母对他的宠爱。”钟容秋说,钟林材初中辍学,十多岁就混迹社会,后来发展到吸毒,“但父母还是特别溺爱他,总以为他能改,能戒掉毒瘾,没想到他毒瘾越来越大。”

钟容秋说,刚开始父母还拿钱给钟林材,后来钟林材又哄骗父母说戒毒了,要拿钱做正事。可是过不了多久,就又找父母拿钱。“他吸毒有十多年了吧,好好的一个家被他败得差不多了。”钟容秋说,最近两三年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只要父母不给钱,钟林材就砸东西、烧房子,还扬言要砍死父母。“2013年回来没拿到钱,砍了我妈十多刀,伤好后父母一个多月不敢下楼开门,怕弟弟回来杀他们。”钟容秋的说法,得到了喜捷派出所和当地数十村民的证实。

关于钟全容宠爱儿子,也得到了当地不少村民的证实。屏山县鸭池中学退休教师廖汉田告诉记者,钟林材学习成绩不好,老父亲钟全容还专门请了廖汉田去给他补课,无奈这个孩子根本不用功,连作业也不做,父母也不批评他。钟容秋认为,因为父亲干了近50年的村医,家庭经济条件不错,老人又节俭,赚的钱都花在弟弟钟林材身上,让他养成了坏习惯,并最终染上毒瘾,成了家里的噩梦。

钟容秋说,父亲中年得子过分宠爱可以理解,但钟林材是父亲和同村另一名女子所生,并非母亲王明连亲生骨肉。“母亲也如此溺爱他,一直让人觉得不可理喻。”钟容秋告诉记者,弟弟钟林材也清楚他的身世,但他从未找过生母拿钱。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安徽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精子异常不育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