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美食掌门人 第324章 煽风点火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0:46

美食掌门人 第324章 煽风点火

等这一顿中午饭吃完,杨万里那边也传来了消息。等他把自己手下汇报的内容这么一说,得知那只肥龙毛事儿没有的秦晓伟不由笑了起来。

而杨大局长不得不歉意地说道:“木头,你别生气啊,这帮家伙油滑的很,动手的基本都受伤了,再加上那肥龙又找人递了话,所以……”

明白对方言下之意,更清楚这种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天大的事情,在对方身上压根就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秦晓伟很理解地笑道:

“没事没事,杨哥,总不能大事小事都麻烦你不是。反正这回也已经给了对方一个教训,只要好位不再搞事,我自然不会再去计较。”

“那就好,那就好……”杨万里笑着说道,只不过,秦晓伟刚刚这话的真实性,别说他这个官场老油子不信,就连一旁的沈星婷也压根不会信。

只是大家都是茶壶煮饺子,有些事情都是心知肚明。所以,在说完正事之后,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就各自忙去了。

在送完沈星婷、杨万里之后,秦晓伟让自己的女友拉着韦嘉去聊私房话,自己则和死党还有严宽另换了一间最靠里的包间坐了下来。

“木头,说说吧,这事儿你到底准备怎么搞?要不要直接找人把肥龙给灭喽?”拍着吃撑到的大肚子,赵飞故作邪气凛然状说道。

可惜的是,有长辈在场,所以这家伙逼没装成,反而被一旁的严宽一巴掌差点给拍得把脸塞到面前的茶杯里,很是丢脸。

“一天到晚逮谁就想灭谁,你小子是不是电影电视看得多了,脑子被猪咬了?再瞎咧咧,小心我代你爸教育教育你”严光头牛眼一瞪,说道。

“宽叔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明知道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难不成你真打算向那只肥龙服软?”揉了揉脑袋赵飞很“悲愤”地说道。

可惜的是,一旁的严宽丝毫不为这番声嘶力竭的行为所动,只是端着茶杯很风清云淡地说道:“你小子啊……装,再继续装”

“呃……又被你看穿了,真没意思……”脸色顿时一变的赵飞,哪里还有刚刚半点悲愤欲绝的表情,而是很无语地说道:

“我说宽叔,你确定自己当真就是那位让道上的人闻之色变,传说做起事儿来从不经头脑的憨大胆,而不是某腹黑的黑老大?”

严宽把眼一瞥,根本不接这话,反而戏谑地说道:“哦?看来我真得跟你老爸说道说道有关某人做得那些好事儿了。”

“别……嘿嘿……千万别,宽叔最威武,宽叔最疼我,那啥,你们聊,当我不存在就好了。”被击中软肋的赵飞顿时乖孙子一般的做看不见我状。

而一旁的秦晓伟看着这一老一小的对话,心里暗乐之余到是对曾经听说过一些名声与战绩的严宽有了新的了解。

其实在他看来,能在道上混得颇有名声,最终还能走上岸将自己漂白,如果真是憨大胆,估计这时候别说人了,连骨头碴子还在不在都成问题了。

所以,在死党闭嘴之后,秦晓伟笑道:“宽叔,这种事儿我不太懂,只是胖子之前说得那个办法也不没有一点道理。”

“毕竟就象你说得那样,这肥龙是属狗皮膏药的,一旦沾上就不是想甩就能甩掉的。再加上对方做事无底限,我可不想天天提心吊胆的在那里防着。”

“俗话说得好,有千日做贼的,但哪有千日防贼的。你看,如果真要是想让对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的话,这事儿,难度大吗?”

原配也只是以为自己这个死党想通过严宽的关系跟那肥龙好好谈谈,可没成想这位到好,压根连谈的意思也没,直接就要灭掉对方。

在那里努力让自己不存在的赵飞,感叹之余,心中也不由暗忖道:“我勒个去的,这木头可真够恨的,嘿嘿……不过,我喜欢……”

而一旁的严宽到是一点也不意外对方会有这话,反到是用与那张彪悍脸型完全不相符的玩味儿神情,笑道:“哦?木头,你就不怕出事儿?”

“出事儿?能出什么事儿。”把玩着面前茶杯的秦晓伟微微一笑,说道:“这人走茶凉的道理我还是懂得,没了那条龙,剩下的算什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事情做起来就不是这么容易了。别看肥龙实力并不怎么样,可做起事儿来没有底限,即警觉又疯狂。”

说到这里,将手中茶杯放下的严宽,正色地说道:“再加上那些被他拉下水的官面关系,否则,以他做下的那些事情,哪里还能潇洒地混到现在。”

其实不用说秦晓伟也知道这个理儿,只是他心里也早就有了打算,所以就笑道:“这样吧,宽叔,消失不消失的咱先不谈,先说说怎么将对方约出来吧。”

说完,他就将自己心中计划的一部分给说了出来。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

位于金陵市市中心某高档小区的一间花园洋房之中,喘气呻吟、身体撞击等等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充斥在整个房间之中。

正坐在半躺在沙发上肥龙,虽然享受着身下两个艳丽丰满,一身黑丝情趣内衣的女人口舌功夫所带来的舒爽,可脸色却依旧阴沉。

而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一个从眉目之间看得出长相很清纯,身材也丰满修长的黑发女子,正被扒得赤条条仿佛狗一样的爬在沙发上。

那原本可爱的长相却因为身后不停耸动的短发男子,在长时间的快感冲击之下,早已经给弄得双眼无神、口水四溢而不自知。

丝毫没有去理会跨下女人那断断续续无意识的呻吟与低不可闻的求饶声,弄得正爽的短发男子一边毫不怜惜地揉捏着已经有些红肿的**,一边邪笑着。

而边上被两个女人同时伺候的肥龙,在一阵生理上的高峰之后,将那粘稠的液体喷到两张艳丽长相的女人脸上到处都是。

舒爽过后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的他,也没去理会那两个脸上多少沾了一些白色粘稠液体,还不忘用口舌给那根虽然粗壮,但实在是有些短小的邪物做清理工作的女人。

而是丝毫不避讳地开口说道:“东邪,今天这事儿你怎么看?”

“老板,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看你怎么想了。”被称为东邪的短发男子

,一边继续玩着女人,一边不以为意地说道。

“哦?这话怎么说?”在扫过那已经被折腾的仿佛一滩烂泥的女人身上时,肥龙的眼神中不由浮现出一丝丝的嫉妒之色。

而这时,已经有了感觉的东邪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的将自己的狰狞的凶物从洪水泛滥的**拨出。

接着伸手一扒拉,将那女人给拽到身前,一把捏开对方四溢着口水的嘴唇,然后直接就捅了进去,随后就是一阵快速的耸动。

等一阵低吼之后,原本因为被弄得时间过长,已经晕乎乎的女人,顿时被嘴里爆身而出的液体给呛的连连咳嗽起来。

“马的真没用,给老子舔干净喽。”抬手给了对方一巴掌的东邪,就这么赤条条地站在那里,然后说道:“老大,这事吧,往小里说其实也没什么。”

“我们不过是收人钱财替要消灾罢了,事情没办成还不是因为对方没提供正确的消息,到时候再敲上一笔也就是了。”

“那你的意思是说,今天这事儿就算了?”脸色阴沉的肥龙,拽过一个身下的女人,抓起那丰满的**就狠狠地揉捏了起来。

看着那这位明显有些痛苦却又不敢出声的表情,一旁的东邪眼中y光一闪,说道:“这就要看老大你是怎么想得了。”

“毕竟对方也颇有些来头,道上、官面上儿的关系都硬的很。听说还有个过江龙猛的很,要说也犯不着硬杠,算了也就算了。”

可说是这么说,但他这话里话外却是一点息事宁人的意思也没有,那戏谑的语气反而到是有种煽风点火的作用。

“哼那我要是不想就这么算了呢。”并没有上钩的肥龙冷哼了一声,说道。

“如果老大不想算了得话,那就得看你的目的了,如果只是为了出气,我们不是有不少马仔受伤了吗,到时候打回去就是了。”

感受着自己身下依旧的坚挺,东邪说完往沙发上一躺,也不顾那个女人惊恐的神色,直接把对方抱起往自己身上一放。

随着“噗嗤”一声的轻响,已经有些肿大的**顿时又被凶物给捅了进去,接着的剧烈耸动顿时让那女人痛苦地呻吟了起来。

深知自己这个手上某方面能力强悍的肥龙,当下拍了拍手上的这个女人,也不理会那眼神中的恐慌之色,指了指那边。

等对方顺从地走了过去之后,他这才说道:“好啦,我这个你先拿去玩,你那个先放一边,玩坏了就不值钱,也太浪费了。”。.。

更多到,地址

小孩反复咳嗽怎么办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肾炎晚上尿多吗
小孩晚上发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